雨傘革命半年記

收起雨傘,邁步向前

2015 3 28 (星期六)

時事

上一篇 下一篇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莘莘學子重奪公民廣場,數萬市民自發聲援,誓爭普選。詎料政權無動於衷,派出防暴警察戮力清場,粗暴苛待示威者。 二十八日,警方暴力升級,催淚白煙籠罩添馬,實彈步槍對準市民,血洗金鐘如箭在弦。然而港人堅忍不撤,負隅頑抗,港共一時束手無策。九二八後,佔領運動持續,共歷七十九日,至十二月十一日告終,是為「雨傘革命」。

雨傘革命期間,港人巔覆傳統社運模式,拋棄舊有大台教條,抗爭級數幾何躍進。過往示威猶如示弱,集會須聽從大台指揮,遊行遊完就散,自衛等同暴力,不得不束手就擒。然而雨革初期,大台真空,港人奮起抗爭,設置路障,開傘防衛;後來警棍如雨,噴椒成霧,不少義士身穿護甲,頭戴鐵盔,手持護盾,勇武抗爭;中途戰況膠著,旺角義士則突發游擊鳩嗚,穿插大街小巷,令警方疲於奔命,無暇理會金鐘千營,足見抗爭愈益多元。 雨傘革命,猶如一部港人抗爭進化史。

可惜,雨傘革命是光榮,亦是恥辱。無論雨革如何波瀾壯闊,仍然無法動搖政經結構,流於「只佔不堵」。半年已過,與其繼續沉溺夏慤村的烏托邦生活,緬懷「雨傘運動」的浪漫與神聖,我們必須接受佔領失敗的事實,檢討過失,思索向政權施加更大壓力的可能。我們如何再次衝破和平的魔咒?如何擺脫武力的潔癖?

收起雨傘,邁步向前。留戀往日美好時光並不會帶我們到達勝利彼岸,正如當日單是留守不足以令政府正視公義訴求。唯有反求自身,不斷進步,才能應對日趨嚴峻的局勢,捍衛我城。變得更強,大家一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