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宣言

赤吻瀝血猶帶腥
我城自主待奮興

2015 6 4 (星期四)

時事
聲明

上一篇 下一篇

六四屠城已過廿六寒暑,中共政權愈趨橫蠻霸道,對民生疾苦充耳不聞,任官商勾結與日俱增。當年學子工人憑滿腔熱誠與良善願景,瀝血淋漓,以期推動中國變革。試觀今日域中,黨國貪腐不減,道德淪喪;猾吏椎埋為姦,穢毒兇殘。廿六年辰光彈指飛逝,太古橋上白漆未乾,國殤英魂尚待昭雪。年華消殆,華髮殞落,學子心願未竟。

冷血屠城遠在京華,港人其時卻對自家小島前景深感惶恐,惴惴不安。即使中共政權大派「定心丸」,部分港人仍爭相移民,逃離赤吻腥風。主權移交僅僅十七年,當日憂慮如今竟一語成讖。共產黨人不知廉恥,反口覆舌,先發表二次制憲白皮書,繼而八三一連落三閘,彷彿宣布「一國兩制」已焉死於非命。日思夜盼的真普選,更遭共黨、與自貶為奴的賣港奸宦聯手出賣埋沒。

重檢歷史,中共多番阻撓港英政府民主化香港,於殖民地名單之中剔除香港,否定港人自決之路。昔日中共斷送香港民主,今日以施捨之姿,賜予「中國特色的民主」,正是奪我碗中食,還我以糞溺。過去北京學子朝思暮想的廉潔、法治,絕跡於深圳河以北,卻由殖民地政府在本港實現。港中迴異路人盡見,命運豈可盲目相連?中共政權專制依然,本地民主不能耽擱。爭取我城民主,絕非以爭取中國民主為大前提。敲問本心,試問吾輩未能掌握七百萬人的命運,何以空圖彼岸十三億人的民主?「自己政府自己揀」一話言猶在耳,可見民主非憑藉他人之手而得。我城如是,他邦亦然。

蕞爾小島,一蓮托生。一百七十三年前,一紙《江寧條約》,香港遭割讓予英國。我城即遂區隔大陸,面向寰宇。港人自此守望相助,自立自強。主權移交並非意味著擺脫殖民地的從屬意識,而是再一次淪為中共邊陲領地。如今北方遺禮義,棄仁恩,港人絕無任由魚肉、繼續搖尾乞憐之理。

六四屠城激發港人爭取民主之心,同時催生港人恐共心結。「無懼政權打壓」六字鏗鏘有力,惟港人在雨傘革命中,卻處處瞻前顧後,憂慮抗爭過激惹怒中共, 甚至誤信開槍謠言。如斯畏首畏尾,或多或少來自六四。對抗強權,我們必須拋棄恐懼,誓不低頭。民主路上,港人須昂首闊步,奮力抗擊中共打壓。

我城時值危急存亡之秋,身屆岌岌可危之境。昔日學子無懼坦克輾壓,子彈橫飛,以鮮血填畫民主之花未竟。今日港共政權峻法苛懲,逼害良民義士。港人自當奮起挺身而出,盡應有之義,憑雙手,藉行動,力爭我城民主。吾等退無可退,身後便是家園。誠如臺灣先烈鄭南榕所言:「當家作主要勇氣,民主正義出頭天。」昔日寶島,當年北京。守住香港,就是我們的事了。

香港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