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各香港大學同學的一封信

2015 7 30 (星期四)

時事
大學事務
學生會事務
聲明

上一篇 下一篇

致各位香港大學同學:

我們失敗了,無法以雙手扭轉頹勢,無法以行動重光我校。「等待首副」的荒謬原委仍然不倒,制度暴力仍舊橫行港大。眼見此景,我們無可奈何,更是痛心疾首。

面對屢次無視同學訴求的校委會,一眾參與圍堵的同學無計可施,惟有衝入會場,要求直接對話。以李國章為首的校務委員態度傲慢,拒絕跟在場同學解釋事件。留下的梁智鴻主席更將所有問題訴諸校委會集體決策,稱不能作出任何承諾。同學對校委會組成及政權干預的關注,梁主席一一迴避。向師生問責,難道不是校務委員的責任嗎?當制度成為校務委員迴避公眾的理據,這個制度還公義嗎?

副校長事件曠持日久,我們為此曾收集聯署,發起靜坐,本月更與另外三個校內組織發表聯合聲明,要求立即任命,以及檢討校委會組成方法,惟校委會從未回應同學訴求。會議室的大門儼如高牆,隔絕了師生的聲音。親建制校務委員更以「保密協議」、「集體決定」等說辭為己辯護,以致我們無法向其問責。曾有人問及「等待首席副校長」決定是否合理,梁主席回應則指,不論我們認為是否合理,這就是校委會的最終決定。難道我們只能無奈地接受這毫無理據的結果嗎?難道這就不是議會暴力嗎?

制度之內,學生及教職員代表在校委會僅屬少數,面對逾半數的親建制委員,我們實在無力影響其決策。校委會作為港大最高決策機關,理應以我校的利益為依歸。我們深諳衝擊校委會的代價,昨天之事亦非吾等樂見。我們已嘗盡一切溫和手段,仍無法推倒高牆。為重光這個禮崩樂壞的議會,我輩實在別無他法。

各位同學,我們曾以這裡為榮,如今卻以這裡為恥。眼見制度暴力,議會失效,我們固然痛心疾首。更令我們震驚的是校方再一次斷送我校自主,默許警方攜帶紅黃旗橫行校園。四年前的八一八事件,校方為維護政權面子,容許警方接管港大保安管理,剝奪同學於校園活動的自由。當年的教訓,難道校方已經拋諸腦後了嗎?若今天校方縱容警察,試問又如何令我們信服,能夠不向政權低頭?

行動至今,了無實際成果,亦有未盡妥善之處,學生會實在責無旁貸,但這不代表未來的抗爭會就此終結。我們不單要求盡快委任副校,更要推動校委會變革,推倒大學條例對院校自主的侵凌。面對看似無法撼動的強權,行動或許徒勞無功。然而,相對坐以待斃,我們更願意背水一戰。惟有團結一致,才能捍衛港大尊嚴。我們懷着最謙卑的心,呼籲各位同學一起抗爭,重光我們的「香港大學」。

香港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