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學生會回應政權對新世代之全面封殺

《知難而進 焚而不毀》

2016 7 24 (星期日)

時事
大學事務
學生會事務
聲明

上一篇 下一篇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馮敬恩、梁天琦,接連成為新聞人物。五個名字,於短短三天之內,概括出一個世代的苦難命運。雨傘革命以後,年輕人不甘為奴,奮而反抗,卻遭當權者全面封殺,似乎希望全無。

立法會選舉提名期結束在即,選委會不但要求參選人士簽署額外確認書,表明擁護基本法特別是當中「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香港是中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等條文,限制參選人在前途問題上的主張,選舉主任更自開埠以來首次政治審查參選人,於前日向新界東候選人梁天琦發信,選擇性附上與其言論相關的剪報和網絡截圖,要求梁即時回覆是否仍會繼續主張及推動香港獨立,梁天琦大有機會因此失去參選資格。種種額外提名程序要求與不合理篩選無異,明顯是針對個別參選人政治主張,剝奪主張港獨自決候選人之參選權,以履行程序之名作政治打壓。

港共治下無人可以自全,本會去屆會長馮敬恩亦因參與捍衛院校自主行動,遭控強行進入及刑事破壞等多項刑事罪行。擔任學生會會長與校委會成員一年間,馮敬恩為捍衛我校,不計個人犧牲無私付出,全港動容。如今馮敬恩遭秋後算帳,與其強行為他加上刑事毀壞等罪名,毋寧說是拒絕向政權屈服、未有因個人得失而退縮之過。

政府為打壓異己手段盡出,時任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和常委羅冠聰亦因前年九二六重奪公民廣場分別被裁定幾項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參與非法集結罪成。當時人大八三一決定激起全港市民的反對及震怒,三名學運領袖以身犯險帶領民眾衝入公民廣場,爭取真普選,卻因此而背上罪名,政府對異己可恥的打壓由此可見一斑。

學生抗命,往往被成年人賦予一層道德純淨的超然意義,卻又諷刺地缺乏實質支持。「未來全靠年輕人」一句經常遭人掛於口邊,責任則推得一乾二淨,無力感與歷史的重擔彷彿將未來逐漸壓垮。要守住這個城市,要守住這個時代,要對抗暴政,絕不能單靠年輕人孤軍作戰。黃、羅、周、馮、梁五人的犧牲,若能衍生任何道德力量,那希望如臺灣民進黨創黨元老黃爾璇所言:「今後猶豫顧盼的會因而挺起腰幹,冷漠自私的會因而醒悟,意念蒙蔽的會轉為清明。」

各位同處反抗道上的年輕人,不能認命,我們絕不能認命。如美國詩人Edna St. Vincent Millay所說:「所有的傷痕都會好,只有一種傷痕不會好,就是放棄希望,放棄夢想所留下的傷痕。」人可以遭摧毀,但絕不能被打敗,一旦放棄夢想,傷痕將永不磨滅。雨傘世代短暫奮起,假使無法延續,只會歸於無形。為此,我們必須在不斷反抗中建構希望,直至完成未竟的志業。生在香港,要作一個有尊嚴的人,只有知難而進一途,別無他法。焚而不毀,方能創造未來,歷史將記住這個多難但勇敢的世代。

二零一六年七月廿四日